当前位置:主页 > P生活墙 >勇于开拓中西医专业蓝海‧林仁吉成传统医学先驱 >

勇于开拓中西医专业蓝海‧林仁吉成传统医学先驱

   时间: 2020-06-19   来源: P生活墙 阅读: 347
勇于开拓中西医专业蓝海‧林仁吉成传统医学先驱(布城讯)尚未投入中医学前,林仁吉仍是政府医院的菜鸟医生,每天在这个大战场里候命,兢兢业业,不像读书时空有理论,答错了可以重来,因为这里的每一条人命,都关乎医生的实战能力,稍有差池,就会酿成意外。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第一次接生时,遇到了棘手的个案,还好他懂得判断,及时找来资深同事的帮忙,才没造成医疗事故。及时汇报产妇终获救他说,个案是一名首次生产的华裔妇女,开始时整个自然分娩过程都很顺利,直到缝针时,他发现了不妥。“这位妇女的阴道非常脆弱,缝针时感觉就像在缝豆腐,一针一线都要小心翼翼,力度要恰到好处,但是缝了多针,伤口仍在出血。”经过深思后,他决定找住院医生帮忙,对方缝了伤口后觉得不行,便把产妇送进手术室,在施予局部麻醉的情况下修补伤口,成功止了血。他庆幸,自己能及时汇报此事,而不是默不出声硬撑下去,不然产妇可能会因出血不止而送命。骨科实习获挽留一般上,实习医生得在两年内,在医院的6个部门履行服务,即每个部门呆4个月,但是由于他在骨科部门表现出色,结果获得该科主任的挽留,他因而在骨科呆了8个月,更曾想过日后要当一名骨科医生。他指出,骨科手术其实就像在砌木,只要明白了当中玄机,就能很好地将骨头接驳。有一次,他在手术室内当资深同事的助手,只见这位同事嚐试锯骨以将两边断骨接上,但是锯了老半天还是搞不定。“当时我已摸到了窍门,就谦虚地问同事能否让我一试,结果对方答应。我只转个角度,不用一刀一锯,就将一侧断骨推上去,与另一侧衔接起来。”派往文丁当医一年两年实习生涯结束后,仁吉被派到森州文丁的医疗诊所当社区医生。文丁是个小地方,而医疗诊所只有两位社区医生,另加两位医药助理帮忙看病,没有大医生指导,因此无论病情轻重,他都得自行判断,把过去两年在大医院所学的临床知识,悉数派上用场。他说,文丁是一个郊区,风土人情朴素,居民常会自製糕点或美食,或把自种水果送给医护人员享用,以答谢他们的治病之恩。“在这1年内,我真的很开心,因为这里生活比较简单,不像大医院般如此紧凑及压力。不过如果要考专科,这里不适宜呆太久,因为我得回去大医院的专科部门累积经验。”接受奖学金念硕士推广传统医药业在步入第四年的从医生涯时,仁吉获知卫生部破天荒增设了一项奖学金,以供西医生到中国念中医系,其中两份是硕士,另两份为学士学位,得奖者学成后必须回来大马协助推广传统医药业。“这个奖学金在我脑海里萦迴不去,这似乎在暗示我,是时候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他认真地在想,全马最优秀的人才,大多数都挤进了医学系,而他无论在念医,还是在各大部门实习时,都遇到了不少杰出的专科医生及教授,如果日后他选择当一位专科医生,他清楚知道,自己难以在这片人才济济的红海中脱颖而出,反之如果他掌握了中医知识,同时具备了中西医专业,这便是一片蓝海了。半年念中医理论知不足而勤上课“我宁可辛苦一点,成为卫生部传统医学的先驱,也不要让生命庸庸碌碌,充其量只是一名专科医生。”这是仁吉认真思考后的心声。于是他化心声为行动,前往卫生部申请奖学金,经面试后T&CM局决定先让他当1年的总监助理,然后才派他到上海中医药大学念书,为期3年。“由于我本身没有中医底子,因此不能直接报读中医硕士课程,只能念中西医结合,但也念得很吃力。那时我念的是硕士,首半年上课,学习一些中医理论及如何做科研,过后直接在大学附属的上海龙华医院肿瘤一科从事临床工作。”他说,那半年的中医理论课是不足够的,如果循着这样的学习模式走下去,他可以预见中医知识薄弱的自己,是如何地惨淡收场,于是他决定到中医学士班旁听,把时间塞得满满的,“别人只上四五个小时的硕士课,而我却是全天候都在上课,所以学士班的同学,从一年级生到五年级生都认识我。”到龙华医院实习参与科研项目短短的半年,任仁吉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汲取完所有的中医学士知识,因此当被派到龙华医院实习时,他唯有硬着头皮上阵,但也趁着空档回去大学旁听。所谓勤能补拙,加上他本身有很强大的西医根基,很快的就能在中西医之间取得平衡。龙华医院肿瘤科是中国最早开展中医药及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专科之一,在着名肿瘤专家刘嘉湘教授与邱家信的带领下,在中国首倡扶正法治疗恶性肿瘤。此院为国家肿瘤人才培养基地,目前已研製及开发了3个国家级中药新药。他说,龙华医院肿瘤一科是以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消化道恶性肿瘤为特色的临床专科,而且具备临床研究室,豢养不少动物如狗及鼠,以作试验用途。“龙华和我们这里的中医很不一样,他们的中医会做染色及分谱,以及种种的科研项目,而大马的医生,先别说中医,即使是西医也很少去做科研,通常是以临床看诊为主。”他提到,当然专注看病也有它的好处,例如在发生突发情况时,他很快就能上前给予急救,当地同年资医生的西医急症处理能力则相对欠缺。面对两大文化冲击欣赏医患双向交流在上海念硕士的日子,仁吉面对了两大文化冲击,第一就是当地的医患关係很紧张,常常会有医闹,第二则是临床媒介语从英文转为中文,这让他花了好些时间来适应,但他最欣赏的还是医患之间的双向交流。他提到,初踏进上海医院时,他就感觉到气氛很不对劲,即医生很怕病患,病患则不相信医生,这和医生收受药厂回扣的丑闻有莫大的关係。“由于我是来自外国的医学硕士学生,没有这些利益冲突,加上我比较主动,也学了一些上海话,因此很容易和病患打成一片。有时当地医生解决不了的医疗纠纷,同事还会主动央求我去当调解员呢!”至于语言,他说沟通不成问题,只是在写报告时,由于必须以中文撰写,别人可能只需15分钟就能完成,而他则需要在特有的医学名词下苦功,一字一字看翻译,时间会比较长,但最后总算熬过来了。他提到,当地的医生会让病患参与讨论治疗方案,例如当病患癌症末期时,他们会有几个“套餐”让病患与家属商讨,“第一,尽一切可能去抢救;第二,只给予基本维持治疗;第三,适量镇静止痛,只求舒服地离去。”“在大马,病患多数只能听取医生意见,但是往往医生说的并非病患所要的,这就是所谓的单向交流。”表现优异获挽留一心回国服务仁吉在当硕士生时,由于表现优异,被肿瘤一科主任杨金坤两次挽留,但是都被他婉拒,因为他一心一意要回来报答祖国,并回馈社会,“虽然回来得做开荒牛,但总算一步一脚印走下去,如何走该怎幺走,其实都很重要,因为后面的人就会跟着您的足迹走下去。”2011年,仁吉从上海中医药大学毕业回国,继续在T&CM局服务,并在翌年被擢升为政策与发展部主管,协助草拟传统及辅助医药法令,并参与了法令在国会的提呈与通过。除了制定法令,他与团队也积极扩展政府医院的T&CM科室,协助大马学术鑒定局(MQA)审批大专院校中医课程,同时代表参与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区年度会议等。“那时,我从一位临床医生转换成行政官员,当中吸收了不少的管理知识,眼界自此大开。”为了不让临床技能生疏,那段时间他坚持每週一天到布城医院看诊,每月一次到槟城甲抛峇底医院门诊,即使现在身为NCI T&CM科室的主任,槟城的门诊从不间断,每月最后一个週三,他都会到那里看病。毕业即完成人生大事採访结束前,他谈到了家庭,谈到了爱妻陈月华为家庭默默付出。他忆述,当年他念完医学系后,由于还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才到政府医院报到,他就趁着这个空档完成了人生大事,“那时我才25岁,很多人以为我是奉子成婚,结果婚后1年始终没见孩子出来,大家就明白不是那幺一回事了。”“当年我不出国念书,其实……”话到嘴边留半句,仁吉欲言又止,后来才坦承因为当时还是女友的太太,留在本地的国民大学念药剂系,他不想两地分离,所以就顺水推舟,想不到理性至上的他,也有充满感性的一面。/良医‧文:唐秀丽‧2015.09.01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绵竹VV伴生活|网上生活家园|综合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永利4459944 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sunbet注册 申博正网sun 菲律宾sunbet81 申博988 申博sunbet代理 申博会员注册充值 波音线上赌城 申博真人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