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M生活区 >诬指闯军营‧当犯人盘问‧商人称遭军官掌掴 >

诬指闯军营‧当犯人盘问‧商人称遭军官掌掴

   时间: 2020-08-06   来源: M生活区 阅读: 885
诬指闯军营‧当犯人盘问‧商人称遭军官掌掴(柔佛‧新山12日讯)24岁承包商助理申诉,他与友人前往钓鱼场附近寻找出租船只地点时,被指擅闯军营範围而遭带返军营问话,期间他们遭到一名疑为长官的男子多番盘问及无理对待,折腾了数个小时,他们才在无可疑的情况下获得“释放”。对此次遭遇仍心有余悸的事主周苍佑称,该名长官犹如将他们视为嫌犯,不仅指示下属蒙上他们的眼晴,而且在向他和友人陈国彬(25岁,承包商)问话时,还多次掌掴、以簿子拍打头部。他称,当这名军官问友人“你知道军营500公尺範围不能进入吗?”,友人回说“书上没有教”时,对方即语带侮辱指友人“读书读甚幺”,甚至拿了一杯橙汁在友人头上当头淋下。橙汁淋友人头上“这名长官还恐吓我们说,要把我们关进监狱两三年。”他说:“我和朋友当时都很害怕,因为不晓得他还会对我们怎样?国彬还悄悄告诉我‘最好人家问甚幺都老实回答’,他说不想从此见不到父母。”最令他百口莫辩的是,该名军官看到他以手机随兴录下的海景时,还把他标籤为“新加坡间谍”,儘管他多次要求若有怀疑不如交由警方处理,但对方仍无视他的话,直到数个小时后,他和友人在无可疑的情况下才获得“释放”。住在振林山五间店的周苍佑,週日是通过行动党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召开记者会,申诉他和友人的遭遇。原本答应出席记者会的另一名事主陈国彬,基于有工作在身,临时缺席,不过,他稍后有带路前往事发地点。周苍佑指出,他和友人是于上月26日上午11时45分左右,驱车抵达位于振林山德冰伦多一处钓鱼点。他透露,由于和友人国彬已多次在同一地点钓鱼,他们此行原本打算寻找出租船只的船主,不料半途即被一名穿着便服及军裤的军人拦截检查,并以有问题要问为由指示他们跟随回返军营。“来到军营,那里有10几名同样穿着便服的军人,他们见到我们后态度都很好,还让我们跟他们一起用餐,期间,彼此都有交谈。”他称,大概等候了两个多小时,一名招待他们的军人突接获长官即将到来的电话。这名普通军人放下电话后,即带着歉意告诉他们,长官指示要蒙上他们的眼睛,自此,他和友人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不相信说词军官赏2耳光因蒙眼关係一直未与所谓的军官“谋面”的周苍佑说,该名军官一到,现场马上一片肃静。最令他和友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名军官一开口就问友人“你来这里是做工的还是钓鱼?”当友人回答说“寻找出租船只”时,对方一巴掌就打过来,尔后,军官再问同样的话,朋友给予同样回覆时,对方再次赏了一记耳光。他称,该名军官一直不相信他们,后来甚至搜查两人的皮包和手机,过后,当对方看到他早前在百万镇海边餐馆录下的海景片段,即直指他是“新加坡的间谍”,还问他说“新加坡给你多少钱?”,令他惊愕。“我说,这只是和朋友一家人到海边吃饭时拍下的海景,他根本不信,一巴掌就打过来。”直指是新加坡间谍周苍佑称,友人陈国彬事后告诉他,该名长官当时曾经挨近他的耳朵,悄悄说“如果你要离开这里,就指认你的朋友是新加坡间谍,我就只是对付你的朋友”,不过,朋友并不理会。让他好气又好笑的是,这名长官从他的皮包内搜出用透露塑料袋包好的护身符时,在不明就里下,还对他说“你有玩玩是吗?这里装的是不是K粉?”“我的朋友可能比较斯文,所以这名警官一直‘欺负’他。我虽然蒙着眼可是听得很清楚,对方曾经要求我朋友提供他自己和家人的手机号码,还问他做甚幺工,一个月收入多少。”他声称,过后该名军官还跟朋友说“是不是我打电话给你,你都会接?那幺我需要钱时,打电话给你,你就随时拿钱来。如果不接我的电话,我就直接上门找人。”盘问逾一小时被铐上车周苍佑称,该名军官花了一个多小时向他们问话后,即指示他的下属将他和友人双手反铐,带往他们车子停放的地点搜车。“我们蒙着眼、反铐双手到达车子停放处后,他们就揭开了蒙着我们眼睛的毛巾,好让我们证明他们没有随意拿走东西。”他说,在场的有4名军人,其中一名职位较高,另一人则全程负责拍照。“他们搜查车内的相机和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后,确认没有可疑,又蒙上我们的眼睛带返军营。”他称,一路上,他感觉他和友人一直被拍照,形同犯人那样,心里十分生气。当众人返回军营后,负责搜查车子的军人即回报该名军官说“没有可疑”。儘管如此,周苍佑说,他们在继续蒙着眼及双手反铐的情况下,又遭一轮“无厘头”的问话,足足花费了逾40分钟,该军官才抛下一句“我要走了”就突然离开。毛巾蒙眼他说,军官一走,其下属就马上帮他和友人解下蒙眼的毛巾,一边还不停跟他们说抱歉。周苍佑指出,他与友人匆忙离开军营后留意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4时30分左右。“我朋友后来先回工地交待事情,我们也各别请交长辈如何处理所遭遇的事情,最终决定于晚上8时前往报警。”没看到“军事重地”指示牌周苍佑透露,他与友人其实并不清楚,他们究竟是否无意间侵入军营範围,因为他们所行走的道路,是平常前往垂钓的地点,而且一路上分明有好几个“钓鱼场”或“出售海产”的指示牌,反倒是有关“军事重地”等相关字眼的牌子,一个也没看到。巫程豪在记者会后也跟随事主前往事发地点视察,发现周苍佑的说法并没有错。根据实地观察,周苍佑和陈国彬遭军人截查的地点,其实是一座渔村。而且如当事人所说,一路上出现的几个指示牌,皆为“钓鱼场”、“休息及垂钓”或“出售海产”的牌子。截查地点属渔村据察,从大路转入德冰伦多钓鱼场时,路旁确有军事哨站,而且进入到渔村后,一旁围起的马来墓园内,也有军营的了望台,不过,并没有有关“不得擅闯”等提醒民众勿闯入军营範围的指示牌。针对这起事件,巫程豪週日也尝试联络努沙再也警区主任阿兹士,惟电话无人接听。巫程豪说,有关事主的遭遇及投诉,他已致函国防部,要求当局调查并对破坏军方形象者採取纪律行动。他指出,军方应有保护人民的责任,即使有民众被指误闯军营範围,当局也不应该採取“私刑”方式对待人,而是交由警方调查处理。周苍佑表示,他与友人投报警方后,警方已向他们两人及数名军人录取口供,与此同时,警方也曾经带队前往案发现场视察。警援伤人禁锢条文调查针对周苍佑的投报,努沙再也警区主任阿兹士週日受询时表示,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323(蓄意伤人)及342(非法禁锢)条文展开调查。他透露,目前案件调查已进入尾声,不久警方将提呈报告给副检察署,以便由当局决定是否採取提控行动。他表示,警方的确已向数名军人录取口供,惟他相信其中可能出现技术问题,因为军方只是在执行他们的任务。‧2011.06.12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绵竹VV伴生活|网上生活家园|综合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